oushinet.com
 欧洲时报网  视觉 欧时TV

德国高定设计师带火中国“香云纱”

次观看

点击进入欧洲时报的用户空间
欧洲时报
发布于 2020-11-30
简介:【欧洲时报特约记者赵晨曦11月30日报道】午后淡淡的阳光洒在京城幽深的胡同里,顺着草场五条小胡同走到尽头便可见凯瑟琳的工作室——rechenberg。上下两层的工作室虽临街而建,却透着静谧而低调,不禁让人想到欧洲那些隐藏在老街里的百年定制老店。

隔着玻璃窗格,隐约可见被薯莨染成红枫色的香云纱服装一件件挂在衣架上。推开古朴与现代感并存的玻璃门,便可沉浸式感受到这位来自德国的设计师大隐隐于市的诗意生活。



11月19日,凯瑟琳在北京的服装店内畅谈设计理念。(图片来源: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大鹏 摄)

追寻香云纱来到中国 开启了自己的“中国制造”梦想


凯瑟琳出生在德国巴伐利亚一个艺术氛围浓郁的家庭里,父亲是一名雕塑家,母亲是一名手工老师。在父母的艺术熏陶下,凯瑟琳从小便表现出了艺术天赋,长大后她进入世界顶尖的艺术学院——巴黎时装工会设计学院学习服装设计。

正是由于学习的经历,让凯瑟琳遇到了中国的香云纱。“我第一次见到香云纱是1995年,当时学校里有一位台湾设计师,从她那里我见到了神奇的香云纱。”

“我一直很喜欢真丝面料,第一次见到香云纱有点不敢相信,真丝面料还有这样子的,太美了。”凯瑟琳讲到她与香云纱的初识,眼睛里仍闪烁着激动。

一次不经意地邂逅,便久久不能忘却。怀着对香云纱地好奇,凯瑟琳只身一人于2000年踏上了中国大地,开始了寻找香云纱的漫长之旅,也正是由于对香云纱的喜爱,让她开始了在中国的创业梦想。

凯瑟琳告诉记者,工作室成立初期是在北京左家庄租了一个小小的空间,员工也只有两三位,这样坚持做了3年才慢慢扩大。如今她的工作室已经有20多名员工,每年为欧洲和中国的顾客定制独特的香云纱服装。



凯瑟琳与服装设计助理讨论服装面料选材。(图片来源: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大鹏 摄)

因为香云纱 收获了爱情


一位德国人在中国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创业是不容易的,“我先是从香港坐火车来到北京,那时还不知道香云纱的产地是在广州顺德。”凯瑟琳说,然而北京并没有她苦苦寻找的香云纱。

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让她产生了想打退堂鼓的想法,然而缘分就是如此奇妙,正当凯瑟琳觉得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遇到了她生命中那个重要的人——张向云。

张向云年轻时因为跟随德国老师学习酿制啤酒学会了德语,而后因为学习葡萄酒酿制自学了法语。“我与凯瑟琳在北京初识时,沟通语言是法语,后来渐渐转成德语,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学的德语是口音地道的‘巴伐利亚’德语。”凯瑟琳的丈夫张向云笑着和记者分享曾经的爱情点滴。

张向云帮助凯瑟琳在中国广东顺德找到了她梦寐以求的香云纱,在她创业的道路上也一路支持。就这样,香云纱不仅给凯瑟琳带来了事业还让她在中国收获了爱情。

凯瑟琳留在了中国,心中梦想也因为爱情重新燃起了希望,如今他们已是甜蜜五口之家,三个孩子都已经在北京读书上学。

谈话间能够明显感受到他们的夫妻默契和感情深厚。每当凯瑟琳对自己的中文不够自信时,问答间眼神会不由自主飘向丈夫,然后羞涩地讲起德文,张向云则会耐心地为她翻译,而后又不忘鼓励道:“你可以讲好的,没有问题。”



凯瑟琳与在北京店内接受记者采访。(图片来源: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大鹏 摄)

万物皆有灵魂和情感 让每块面料发挥到极致


香云纱香云纱属于丝绸的一种,也叫莨纱,是中国广东省的一种古老的手工织造和染整制作的植物染色面料,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浸染绸坯的植物染料是当地植物薯莨的汁液,可将面料染成褐红色、黄褐色或者咖啡色。

整个染制过程是全手工的,真丝的绸坯要经过30多次浸染,被古人概括为“三蒸九煮十八晒”的,正是香云纱染整工艺的染整部分。香云纱目前是世界上唯一用植物染料加手工制作而成的丝绸面料,其工艺过程极其复杂。在香云纱的制作过程中,薯莨、河泥、草地、阳光是晒莨中必不可少的,只有这样才能取得持久浓郁的染制效果。

成品的香云纱面料一面是具有光泽感的黑色,一面是哑光的赤褐色,而且泥斑和莨斑会凝固成无法预测的图案,并随时间变化深浅。香云纱穿着滑爽、凉快、除菌、驱虫、对皮肤具有保健作用,因穿着后涂层慢慢脱落露出褐黄色的底色过去被形态的称为“软黄金”, 在从前是中国贵族们才承受得起的衣料。

在欧洲时,凯瑟琳曾经先后受聘于Christian Dior、Chanel、Christian Lacroix、Jean-Louis Scherrer、Emanuelle Khan等高级时装工作室,在巴黎的工作经历让她的手艺与眼界都提升了新的高度,同时她骨子里又充满了德国人的严谨与认真。

在凯瑟琳的眼里,自己的生活早已和香云纱摸不可分,觉得香云纱是自己的一个老朋友,她很希望自己能把这高贵的中国面料最完美的一面挖掘展现出来,细细斟酌,多一点不行少一点也不行。

“因为香云纱的生产很不容易,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都合宜,每寸光泽里都汇聚了自然天地间的灵气,作为设计师要尊重它,依材料而设计,不可以浪费大自然的恩赐。”凯瑟琳说。

“在香云纱里能够看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而且有很多劳动者的智慧,现在我们太多时候生活在城市中,远离自然让我们不懂得珍惜。” 由于香云纱的炙手可热,很多商家会选择不存放到最佳时机就拿出来加工售卖,凯瑟琳对此表示很痛心和惋惜。



凯瑟琳获颁“2020年度传播中国纺织非遗友谊大使”的称号。(图片来源: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大鹏 摄)

把中国香云纱传播到世界每个角落


回想自己来到中国的20年,凯瑟琳表示自己在不经意间见证和感受到了中国的变化和服装行业的发展。

“我刚来到中国寻找香云纱时,中国人很少有人喜欢香云纱,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好的面料没有被很多人喜欢。”凯瑟琳表示,最开始创业时,她设计制作的香云纱服装更多地被卖到欧洲,很多欧洲人喜欢这种来自中国的独特面料。

而随着时间不断发展,中国的服装行业有了很大变化,现在她的中国客户越来越多,而且还呈现出年轻化的改变。“尤其是2008年,香云纱晒莨染整工艺被列入第二批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后,认识和喜欢香云纱的人更多了。”凯瑟琳说。

“现在很多中国人越来越回归传统,回归自然,有很多年轻人喜欢手工定制。”凯瑟琳表示,在中国手工制作变得越来越受关注,但也有不少工厂化生产仍占据加工市场,她希望未来能够双向发展,既有产业化的生产也要有有温度的制造。

无论在欧洲还是在中国,人们对美的追求是没有国界的,未来她想坚守自己的初心,要将这份对艺术、服装和工艺的热爱继续下去,用自己的双手和设计把中国的香云纱和中国的丝绸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

评论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