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shinet.com

华侨华人青岛创业记第三集庄德津

已经有次观看 欧洲时报2014-12-15发布
简介:华人华侨青岛创业记

第三集


那一年,他像一个孤独的剑客,苦练内功,伴梦而行。

那一年,他持灯而立,在LED的产业里绽放光芒。

十年坚守,他终于让梦想照进现实。

庄徳津:十年磨剑 海阔天空



与青岛闹市的喧嚣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个厂房看上去很是陈旧,却十分安静。留美博士、青岛铝镓光电半导体有限公司的公司董事长庄德津,常常就这样哼唱着这首歌,而这也是他这些年来人生的进行曲。

海河是天津的母亲河。1974年庄德津出生在天津海河畔,父母为他起名“德津”。1996年,庄德津在天津大学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本科毕业,在工作了四年后,他考入美国一所大学读研。

【庄德津:

自费拿到奖学金了,我当时选的那个学校,全美国排名的话,就是工程类排名应该是前20位,就是已经很不错了,但是一开始时候没有家具,所以就在打地铺一个星期,吃饭的时候把箱子放倒了坐在地上,拿箱子当桌子吃饭,那个时候给我印象特别深刻】

解说


比翼连枝。2001年3月,庄德津的妻子朱斐,也辞去国内的工作到美国堪萨斯读计算机科学硕士。至此,这对结婚不久的年轻夫妇在这个让世人向往的国度里团圆了。两年后,妻子顺利拿到绿卡并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而这时女儿雅淇也出生了,成为先她父母的美国公民。

生活在庄德津面前展开了一幅美好的画卷,让正博士在读的庄德津每天都精神焕发地投入到科研工作中。

【庄德津:

我负责开发了一个就是新式的一个晶体生长的一个加热炉,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复杂比较系统的一个工程,当时世界范围内也没有人做;第二个就是说我们还做了一些就是晶体表征方面的工作,就是在四百度的这种氢氧化钾和氢氧化钠的这种混合液里面然后把我们的晶体放进去,刻蚀了之后拿出来看晶体表面在电子显微镜下看晶体表面,直接就可以判断晶体质量,这样就节省了样品准备的时间,节省了这种设备的高投入,当时这个是比较大的突破。】

解说


基于这一研究成果,庄德津协助导师成功申请到了89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为他下一步的科研活动奠定了深厚的物质基础。

从堪萨斯州立大学毕业后,庄德津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在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继续研究,并取得氮化铝晶体生长研究的重大突破。

庄德津:

在北卡的时候我们是开发了一个氮化铝,高质量的氮化铝晶种生长工艺,这个工艺的成功率,就是重复性能够达到95%以上,那么它的意义可以持续稳定的提供大量的氮化铝晶种,为后续的晶种尺寸增大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这之前所有的工作基本上停留在科研层面,包括晶体生长原理,晶体杂质的分析,晶体生长过程中的一些材料比如说坩埚或者保温材料的选择,但是一直都没有进入到这种工业化的生产领域里面,所以我们这个工艺可以说是突破了这个限制,首次进入到可以大规模产业化的这么一个水平

解说


这位与庄博士在一起的,是他的学兄刘良宏博士。刘良宏早他两年从堪萨斯州立大学材料科学专业毕业。

【庄德津:

因为我是2004年到北卡(北卡罗来纳州),刘博士是03年到的北卡,我们在北卡的时候虽然是两家不同的公司工作,但是经常有联系,周末坐在一起聊天啊,当时就有这么一个想法,是不是能把这两种物质的优点结合起来,来做一个高质量低成本的这么一种晶体的生长工艺开发,我们当时认为肯定能行得通,因为氮化铝和氮化镓是同族化合物,他们晶格适配非常小,热膨胀系数的适配几乎就可以忽落不计,那么这两种物质呢其实,就是我刚才说了各有优缺点,如果把它们优点结合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创新,因为在我们之前没有人这样做过的。】

解说


异国他乡两颗年轻游子的心,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脉动在一起,他们不约而同地萌生了回国创业干一番事业的念头。

【庄德津:第一个就是说因为我们这个产品下游有一些军事上的用途,所以我从读博士到后来做博士后到后来到公司里面,这些资金支持的来源都是美国军方的,所以我觉得当时我们两个人只是绿卡嘛,在美国可能做不了这个事情,第二个就是说,其实真正的下游的应用市场还是在中国。】

解说


清晰地认清了发展的方向,庄德津激动不已,但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回国创业的想法,却遭遇了来自家庭的强大阻力。

【庄德津:

有一次打电话说了一晚上,打了一通宵电话,最后也是没有完全做通工作,觉得一切都按部就班啦,都已经走上正轨了,为什么还要再搞一遍呢,保留意见最后也没说服他们,这通电话的作用就是说让他们认识到了他们说服不了我,我也认识到我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说服他们】

解说


当然,不理解的声音不单是来自岳父岳母。庄德津将自己回国发展的想法跟导师说,导师耸耸肩膀膀说:“我教了十个中国学生,只有你们两个会这样想,而周围的的同学和朋友,则总会诧异地问“为什么?”

【庄德津:

我跟我夫人我太太都上班,两个孩子,两辆车一套房子,其实就是稳定的美国中产的这么一个生活环境,那我那个时候把所有都放弃了再从头开始,其实就是很折腾,】

解说


反复掂量之后,庄德津坚信对自己事业发展前途而言,中国要好于美国,美国虽然是世界第一科技发达的国家,但毕竟那不是自己的家,更不是自己的终极追求。

经过痛苦的选择,最终庄德津义无返顾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黑场小片花)

解说

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目标,从2008年开始,国家启动了海外高层人才引进的“千人计划”,号召科学家和领军人才来华创新创业。“千人计划”为有志者展开梦想的翅膀!

【庄德津:

青岛可以说也是一个机缘巧合的事情,因为当时我们在全国各地也是在找项目落地的地方,然后当时在这个(青岛市)科技局有一个立项,就是关键技术公关,(青岛市)科技局的官员对整个产业的发展方向,瓶颈,关键技术应该有哪些突破他们还是有些了解,所以专门为我们立了一个项希望我们能突破一些关键技术,这个支持资金也有一百万左右,所以再加上我们股东自筹的一部分,这个就是构成了我前期创业启动资金的需求,基本上满足了

解说


2008—中国奥运之年,庄德津带着一个梦想回来了,美丽的青岛,也向庄德津张开了热情的双臂,2009年,庄德津创建了青岛铝镓光电半导体有限公司,并担任公司董事长,致力于宽禁带半导体衬底产品的产业化开发。2010年上半年,刘良宏博士正式走进公司,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兼技术总监。

【庄德津:

因为我现在做的这个行业正好是光电半导体行业的第一个产业链的第一个环节,希望能在我这突破带动下游的技术创新产业发展,主要就是两方面一方面就是打破国际的封锁,因为我们的产品有一些是有军事上的用途,另外一方面就是要自主创新,开发一个全新的应用市场,因为我的目标很明确,我回国就是为了做这件事情,我后半辈子就是把这件事能做好就已经很好了

解说


创业的路是艰难的,作为宽禁带半导体专家,庄、刘两位博士是从美国“空着手儿”到青岛来的,所有的研究资料和成果一点都没有带回,就是凭脑子里面积累和记忆,研究工作几乎是从零开始。

【庄德津:

因为我当时回来就是一个人,没有设备没有产品,没有工艺什么都没有,我在跟人介绍我的项目的时候,在人家的脑海里基本上想象不出来是一个什么样的设备来做晶体生长,就困难到这种地步,所以最开始的投入很有限,主要是靠我们股东自筹的,这个时候资金有限,所以开始找别人借了一间实验室,这个实验室是跟别人共用的,我记得对方是做发酵的,做那种工业霉菌一种发酵,和半导体材料生长的设备放在一个实验室里本身就是一个可以说是一个笑话,为什么这么讲,菌种生长的时候,因为我是学化工的生物化工里面也有一些接触,人家最怕的就是污染,半导体行业同样怕污染

解说


就在这个借来的实验室里,庄德津夜以继日,通宵达旦地重复在美国时的试验,测定不同试验环境下的繁杂数据。在回来的前两年间,庄德津过着苦行僧一样的生活,吃住都在实验室所在的大院子里解决,虽然那里离青岛有名的景区石老人海滩步行只有二十分钟路程,但他从未去过。

庄德津

我当时冒着很大风险,别人根本没办法评估,我心里我认为我当时就80%把握,我对我自己搭建设备的能力是非常有信心的,我对我的工艺非常了解,因为本来这个工艺是我开发出来的,但是我心里没谱的呢,就是国内能不能买到那些东西,包括你的原料氮化铝粉,你的坩埚材料,也就说把我在美国做的工作先重复出来,做了设备长出了晶体,长出氮化铝晶体当时我记得是十毫米直径这么大,然后陆陆续续地才会有政府资助或者项目立项的资金进来】

解说


艰苦的努力,让庄德津了解了这个产业里相关材料的很多的性能和细节,青岛本地的基础原料,谁家可用,谁家不能用,他都一清二楚。凭着对氮化物衬底材料的十多年的研究和了解,庄徳津和他的团队将氮化铝和氮化镓的制作工艺相结合,最终研制出质量高、晶体大、成本低的氮化物晶种。

庄德津:

是因为现在没有氮化镓的衬底,所以都是用三氧化二铝来代替,刚才我也讲到一种晶体物质上长另外一种晶体的话就会有很多技术上的问题,导致你的器件的性能是比较差的,效率低,功率也低,那么我们做氮化镓的衬底,在氮化镓的衬底上去长氮化镓的晶体,去做氮化镓的器件,这样的话你的产品的品质,你的器件的性能就会很大提高,同时也会为你节省成本】

解说:


庄德津的产品被视为青岛市崂山区引智的一个重要成果,为解决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创业和后顾之忧,青岛市为引进的科技创新人才,不断地提供政策红利支持,帮助他购置研发设备,提供办公场所,本人还入选了国家“千人计划”、山东省“泰山学者海外特聘专家”,甚至孩子入托、配偶工作安置都有人帮着张罗。

【庄德津:

我就经常挂在嘴头的一句话,我说侨办就是我们的娘家,有任何事情就得娘家出面,有事情你得帮我解决,孩子上学,太太找工作,包括搬家租房子有的时候还会去咨询,因为我刚来的时候人生地不熟,什么都不知道】

解说


从青岛创业的那一天起,庄德津博士就立志不仅要在青岛扎根,还要在这里改变全球的LED产业链条!

现在,庄德津“铝镓光电”公司面积,虽然已经由原来的500平方米扩大到1200平米,但在全国LED产业3000多家企业中,仍是一个小公司,然而这个“小不点”却展现出LED产业的辉煌前景。

【庄德津:

首先就是固态照明,第二个是激光全台显示,第三个是医疗卫生杀菌,第四个是导弹预警,第五个是新能源的产业直流交流变换逆变器】

解说


据推算,如果全国照明的百分之十利用LED的话,每年能节省四百亿度电,相当于建设一个新三峡,减少二氧化碳排放4000万吨。

随着“铝镓光电”颠覆式创新,国内首片大尺寸氮化铝晶种的研制成功,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开始找上庄德津,和他探讨未来的合作。目前,铝镓光电半导体有限公司与青岛的LED相关企业正在筹划成立产业技术创新联盟。

【庄德津:

对未来企业的发展规划是在三年内实现产业化,这个可能需要三千万左右的资金投入,但是我们估计如果实现达产了之后在我们这厂房十二台设备的话,每年会有三千万以上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可以达到一千六到一千八百万人民币,我们还会去做氮化镓器件外延器件的研发生产,到那个时候我们整个公司的盈利目标就会达到三亿到五亿营业收入】

解说


百忙中的庄德津,偶有空闲时间,会跟家人一起逛逛崂山,吹吹海风,欣赏被称为黄海明珠的美丽风光。

怀揣着梦想,他一步一个脚印地努力前行。从一个醉心于试验过程的科研人员,成长为一个挥洒自如的企业管理者。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